杜绝低头族不能仅靠道德自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-12-03 17:54图文来源:南报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5月,中山市女子胡某闯红灯横过马路,且一直低头看手机,结果与行驶中的摩托车发生碰撞,造成摩托车乘客死亡。日前,胡某因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,缓刑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5月,中山市女子胡某闯红灯横过马路,且一直低头看手机,结果与行驶中的摩托车发生碰撞,造成摩托车乘客死亡。日前,胡某因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,缓刑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司法实践和公众印象中,行人从来都是弱势群体,即使承担责任也是次要责任。此案件中胡某却因交通肇事负有刑责,并对死者进行民事赔偿,无疑是十分罕见的。而与“罕见”相对应的,是马路上的低头族越来越多,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已成普遍现象。血案敲醒警钟,不仅引起市民对交通安全的关注,更让“立法惩戒低头族”成为争议话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交通法及相关司法解释,交通肇事罪的犯罪主体不仅指机动车、非机动车驾驶员,也包括非交通运输人员,即普通行人也可以成为该罪主体。胡某闯红灯且疏于观察,是导致此事故的主要原因,作为主要过错方承担主要责任。法院的判罚彰显了法制公平,也通过鲜活案例警醒世人:无论行人或驾驶员,没有绝对的弱势群体,每个人都是文明交通的参与者,每个人的肆意任性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,都需要为此付出代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悲剧的发生是偶然的,也是必然的。当马路上、公交地铁里、方向盘前的低头族越来越多,事故就成为一个概率数字。在胡某之前已经有很多案例证明了这点:2015年我市鼓楼区一男子酒后边玩手机边走路,滚下天桥台阶身亡;2016年安徽某小区内,妈妈低头玩手机,2岁孩子被碾压身亡;2017年中青报调查显示,72.2%的受访者有步行过马路玩手机的经历。尽管交管部门和媒体反复呼吁,但科技进步渐渐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,对手机的沉迷和依赖,不是几句呼吁就能遏制杜绝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包括文明交通在内,任何社会文明的构建,都离不开公民的道德素质、行为自觉;但另一方面,任何文明细节与公民素养,都需要一个培育养成的过程。从醉驾酒驾多发,到“开车不喝酒、喝酒不开车”;从人车争道互不相让,到红绿灯礼让行人成共识,这些变化不是自然而然发生,而是通过持续不断的宣传引导、严格执法,才渐渐深入人心。相比之下,低头族对交通安全的危害与日俱增,我们对此的重视程度、采取的举措行动却远远不够。人们虽然知道马路上玩手机的危害性,但由于缺乏具体的法律法规,也就远远谈不上敬畏,更无法在心中树立规则意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低头族立法,需要全面严谨论证,并非轻而易举之事。但并不妨碍社会展开充分辩论,在此过程中形成鲜明的价值导向,探索有效的解决方案,并落实到现实生活中。当下,交管部门可以依据现有法规创新方式、多措并举、从严管理,杜绝一起低头过马路的“小恶”,也就少了一个酿成大错的可能。勿让方寸屏幕成为生命之劫,不能仅靠道德自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刘大山责任编辑:尹淑琼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人参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查看全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益于青盐铁路的开通,从盐城、连云港等地出发,前往青岛、北京等方向,行程时间也大大缩短。其中,盐城到连云港约1小时,连云港到北京5个多小时。[详细]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格兰联赛杯滚球盘口